住半山豪宅、在伦敦买楼网红圈隐形富婆身份被揭穿“消失”了……

住半山豪宅、在伦敦买楼网红圈隐形富婆身份被揭穿“消失”了……

  相比普通人,网红圈隐形富婆们虽然被质疑,但现实境遇或许还是好得多。撇开互联网上人均平等、谁都能骂几句的假象,生活中她们只需吃太有钱的苦就好,不必为了五斗米折腰。

  当马思纯开300万大G在北京酒仙桥逆行时,不少人感叹这车也太贵了,但网红李二狗应该没太所谓。

  因为他助理开的都是800万的库里南,比女星的车贵2倍。而他本人,不仅有辆全国只有1台的柯尼塞格,就连请美女吃饭都能花1800万买辆车。

  觉得不值一提的估计也有网红倪海衫,他的百达翡丽表就有300万。曾带员工开10辆玛莎拉蒂跑川藏线辆仍不以为意;直播时,没人打赏就自我犒赏2000万,还奖励员工百套豪宅……

  比起聚光灯前的艺人,神秘的网红圈或许还有更多隐形富豪。前有辛巴请42个明星、花7000万在鸟巢结婚,当天带货一个亿;后有周扬青用LV装狗粮、一盏吊灯超200万,王思聪见了也叫姐……

  上述这些网红还都有名有姓。部分低调的名媛贵妇如美妆达人九月、博主JY小语、小红书的奕竹、抖音盛传的宝格丽总代理的女儿,都是动辄在伦敦有房、化妆品买到被邀坐看场前排的人。在她们面前,知名网红晚晚的资产都排不上号。

  揭开上流社会一角的剧《三十而已》里,有张贵妇太太们的合影。其中,家里开烟花公司、背着5万香奈儿包的顾佳只能站在角落,C位是富了三代的oldmoney李太太,她背了只“喜马拉雅”。

  这个源于雪山的名字,是因为这只爱马仕铂金包渐变的包身。它由鳄鱼腹部制成,在2014年就能卖162万,配钻扣后高达260万,是随随便便就能在十八线城市买栋别墅的水平,并且一价难求。

  富贵如李太太,都是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刻意地背了出来和人合影,但小红书博主“奕竹”做视频科普“站在包包鄙视链顶端的喜马拉雅”时,主要说的却是这只包旁边的“小喜马拉雅”蜥蜴皮包。

  她拿着一只蜥蜴皮新包,惋惜地介绍,自己还有只没怎么背过的“蜥蜴皮康康”放在家里包柜、因温度高泛黄了。

  巨蜥本就稀少,能用于制作包的材料更是比鳄鱼皮少了2倍,而且成品包怕光怕油,不能被雨淋暴晒,完全不是消耗品,而是有钱没地方花的珍藏品。更绝的是,虽说“25原色蜥蜴皮”卖60万左右,但由于数量少,可遇不可求,有钱也难买。

  所以,一个简单的视频就能看出,给足李太太站C位面子的鳄鱼皮,“奕竹”拥有却并不在意,而是随随便便就买了加起来快100万的蜥蜴皮,也不背出去炫耀,就放在包柜里摆着。

  她们这样的做派,难免不会招来动物保护者的谴责,但单从价格来讲,她们也是真的壕。

  和“奕竹”一样,凹富贵人设的,还有2002年出生的B站UP主“JY小语”。

  她在2019年3月开始在B站发视频,主页上标题画风“伦敦-波士顿-纽约-瑞士-巴黎-加州”轮换,基本上一个月换一个城市。

  但“JY小语”有钱到令网友惊呼出声的一个瞬间,还是在2019年的VLOG里。当时,她站在中国香港家里的阳台拍摄,视角却呈山间俯瞰之势,并且风景都是林立的摩登大厦。

  眼尖的网友认出,其中有栋标志性的楼是香港地区的地标建筑、全港第4高楼中银大厦。

  要知道,新闻上次提到从窗外看中银大厦,还是写“58岁关之琳享15亿香闺、坐家俯瞰中银大厦”。如果这确实是她的家,那17岁的她和顶流做邻居,还真是家世不简单。

  随后,她又去家楼下的小栈道散步(没错她家楼下有个山),介绍了自己小时候每天去玩的一处游乐设施,干净、类似于韩国偶像剧的画风,让人突然明白韩剧男女主为啥总爱在夜灯下荡秋千谈心。

  说到家和矿的辩证关系,这里必须得提一下比直播时代更早走红的美妆一姐@ September记录一切美好(以下称“九月”)。

  她初中开始在英国读书,2014年前后正式经营自己的微博账号,伦敦的家里有专门放置化妆品和香水的房间,口红无论多大牌都成排买,还能AII IN、挨个试色。

  喜欢美妆古董收藏的爱好其实很烧钱。“九月”放美妆的房间里,光亚克力收纳就花了快2万人民币,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件化妆品是Dior在1949年发售的、品牌历史上第一支唇膏;其娇兰口红的收藏年份也到了1989年,还会偶尔分享家里女性长辈的美妆收藏。

  但这些其实还好,比起她晒出的“开口一提,亲爹就能给她在伦敦市金融中心买栋楼”的壕气,这些小钱也不算什么了。

  可能是在互联网分享太久,渐渐地,很多人从“九月”伦敦住所或受邀看展的邀请函里猜测她的真实身份,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她的现实生活,这两年,“九月”渐渐退出了互联网,最新微博也停留在了2020年4月。

  过往,基本都是家境一般的女孩,为了原始资本积累,豁出去扮丑或暴露博出位成网红,用流量赚钱生存,比如凤姐、干露露等;而如今,女富豪们正在利用自己财富、资源上的稀缺性,满足大家的猎奇与窥探欲,亦能收获人们赋予的奢华title。

  比较气人的是,现在的互联网偏偏还挺吃这套,名媛们或许不需要努力表演什么,只需分享真实生活就能被关注、仅因富有地太浑然天成便能走红……这种独特优势,任何其他的普通人都无法做到。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最近,网红圈隐形富婆的人设,从独立的个人进化到了群体。还越来越“神秘”。比如这几天,在抖音流行已久的“宝格丽的高管女儿们”梗,终于迎来大结局:

  网红czy和iiizoeykh从去年开始走红,一位疑似宝格丽大股东膝下的18岁爱女,一位疑似宝格丽中国区总裁的14岁千金。

  ▲左为疑似宝格丽大股东外滩公主czy,右为疑似宝格丽中国区总裁女儿iiizoeykh

  去年5月开始,18岁的czy开始晒自己作为各品牌VIP,与吴磊、范丞丞等男明星参加宝格丽、GUCCI同一场活动等视频;又陆续更新了自己买下20万一条的Angelababy同款dior高定、18岁生日朋友送了辆劳斯莱斯车的日常。

  后来,可能高定太多,她专门做了个视频,盘点这些年自己买的、朋友送的AB同款高定,每条都差不多20万。评论区惊呼价格,但可能对她真的没啥,因为她买几件睡衣就能花六万。

  而iiizoeykh按可见信息才14岁,但视频分享以在瑞士、丹麦、阿联酋、冰岛各地的旅游为主,自由快乐的画风中极尽奢华。其晒出的香奈儿看秀礼被评论指出“在上海专柜年消费几百万才能有”。

  被一些网友冠以宝格丽中国区总裁女儿的名号后,有人评论,一出生就身家上亿的她生在罗马,而自己是牛马。

  但近期,iiizoeykh在评论辟谣自己和宝格丽没关系。再结合她曾透露爸爸姓宗、妈妈姓于的信息,以及现宝格丽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是叫Kolia Neveux的外国男性、宝格丽大中华总裁名为谢丽琴(Jenny Cheah)。可得知这个人设不是真的。

  几位匿名网友亦在知乎爆料czy,说自己和她是小学同学校的校友,czy爸妈在国外做生意,对宝格丽有投资,她小时成绩一般、想读设计又嫌累,品牌活动一部分是顾客邀请,另一部分是时尚圈主编的人脉帮助。

  并称czy的一些千万珠宝可能只是品牌送的,因为她有时会给品牌介绍代言人。

  短视频时代里,大家都露脸时,吃穿用度也一览无余,有钱这件事,和贫穷、咳嗽和爱一样,都藏不住;但同样,露脸太久,都不能被扒出真实身份能对应上哪个首富、高管之女,那这个有钱,也没多有钱。

  与她们二位相比,小红书上的“奕竹“和”九月“,则被豆瓣网友爆料的有头有尾。

  她爸疑似一家公司董事长,业务涉及金融投资、矿业能源等;妈妈热衷消费香奈儿和爱马仕,全国消费记录都居前列;老公是映客前主播,因此被网友评为“嫁入豪门”。

  不过上述的消息并没有得到当事人的证实。毕竟树大招风可以理解,想做网红是她自己的事,家人也不一定想牵涉进来。

  还有始终没露过脸的“九月”,因为曾在美妆界“一枝独秀”,经历了网友们根据邀请函、伦敦住所等的无数次扒皮。

  早在2016年,晋江兔区网友就说,她是某位姓黄的福建首富的女儿,并提到,酒局上福建首富炫过房子和28岁女儿,描述和“九月”很像。

  不过“九月”否认了自己姓黄,但鉴于她始终没露脸过,否认不否认也没啥意义了,在网友看来,家里很富有就是了。

  真女富豪往往不需要浮夸的头衔,露脸后也一定没法神秘。这样看来,露脸后仍无人知晓真实身份的网红女富婆,或许,有钱只是吸引流量的人设。

  网红是个圈。有了思路后,人们按图索骥,便能从蛛丝马迹中,组建出网红贵妇的真实身份。

  但想到超级富人也和普通人一样疼自己的女儿,还会留给她们很多钱后,一些网友还是被贫富差距刺伤,别人的钱带给自己的现实压迫感,与昔日欣赏网红有钱生活的轻松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令人五味杂陈。

  不过,月薪三千的我们不快乐的时候,发现有钱人也不快乐,似乎也找到了些许安慰:

  比如,从“奕竹”之前的自白来看,她是因为从小太有钱、太受宠,要什么都能被即时满足,所以啥也无法激起她的欲望了。

  从英国求学毕业后,奕竹就一直逛街、购物、度假,这样悠闲的日子过太久后,反而变得极度无聊,便想把生活分享出来,让生命有点意义。

  她说,看起来过得多好的人都有烦恼,越有钱责任越大压力越大,亲人会离开、爱人会背叛。

  去年,周扬青还曾在小号曝光,购物时有店员特意在她面前聊起前男友罗志祥的丑闻。

  近期,豆瓣网友还就网红“茶妹”的例子,认真讨论了一番“相比普通人而言,赚很多钱的女网红,有没有资格公开说自己不快乐”这件事。

  “茶妹”是一个拥有60多万粉的美妆博主,签了雪梨的公司,背的包是40万出头的爱马仕Kelly黄色25。

  身材长相也很精致。似乎从外貌和工作都没啥可挑剔的,可她却公开说自己不快乐。

  搞不懂她有哪点需要抱怨生活的网友,纷纷猜测,是不是她太美太有钱,以至于快乐阈值变高了?

  网友接着推论,她是不是富到无法在生活中吃苦,太闲了,故意跑到爱情里吃苦,找不开心?

  还有一些人,看到这些“富婆”的烦恼,反而内心更难受了。觉得她们开心与否,不是自己这种“月薪三千”的人该考虑的事情。

  明显的,在网红富婆面前,财富是卖点也是双刃剑,我们上文说的九月,退网也是与此相关。

  2020年及之前,九月的黑点永远是,被人质疑她真有那么富吗?以及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九月”自费测评微博评论下,总有人质疑是广告,她便不得不把所有小票都收集下来;即便有小票也会被怀疑是代购或柜姐;发口红的全套试色被还质疑是P的颜色……解释过很多次后,她烦不胜烦,于是,2019年到2022年就退网2次,专心过现实生活了。

  反对她的人则说,是否在有钱人面前跪得太狠了?“九月”不打广告只是因为不差钱,不是美德。而且,从外婆和妈妈就开始有钱的话,是否上一代人割韭菜,才有了原始积累呢?

  所以,其实也能看出,有钱这件事是女富豪们成网红的敲门砖,但有时也成了原罪。

  如此看来,要成网红圈的名媛贵妇,不能实际没钱还非要凹富贵人设,比如晚晚。

  相比普通人,网红圈隐形富婆们虽然被质疑,但现实境遇或许还是好得多。撇开互联网上人均平等、谁都能骂几句的假象,生活中她们只需吃太有钱的苦就好,不必为了五斗米折腰。

  人贵在知足,知足才能常乐。况且网络上的事情虚虚实实,我们月薪三千的人看看就好,何必太当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