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上哪儿了?意政府发给疫区的口罩“神秘消失”之谜

口罩上哪儿了?意政府发给疫区的口罩“神秘消失”之谜

在3月25日的意大利各大区防疫视频协调会上,意防疫临时总指挥官多梅尼科·阿库里坦承,政府发派给地方的口罩数量与各大区政府实际收到的口罩数量不符合。

截止3月27日,意大利医护感染人数已经超过6000,殉职医生一共44名。随着总确诊人数(已超过8万)和死亡(累积超过9千)不断增长,现阶段意大利抗疫的当务之急,是迅速提高医护医疗人员的防护层级,为一线医院和卫生部门以及基层家庭医生增强口罩、防护服、手套和鞋套等基本防护装备的配给。如果不及时解决这个问题,医护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还会不断上升,想要在短期内遏制疫情的扩散将是天方夜谭。

在部署防护物资的速度上,意大利政府已经慢了不止半拍。而3月26日《共和报》的一篇深度报道,则更加令人担忧:3月25日各大区负责防疫物资管理官员参与的防疫视频协调会上,意防疫临时总指挥官多梅尼科·阿库里坦承,政府发牌给地方的口罩数量与各大区政府实际收到的口罩数量不符合。他说,“目前我们还不清楚问题是出在派送员身上还是运输公司身上,总之这个口罩分发系统被卡住了。“

总指挥官似乎言有保留,但他几乎是将责任直指负责物资派发的民防部官员身上。

《共和报》记者以极其嘲讽的口吻写道,除了外科口罩和职业医用口罩(比如Ffp2和Ffp3),我们国家又冒出了一种新型口罩——‘口头承诺的口罩’。这种口罩只存在于官方文书之上,政府以为派送出去、结果却神秘消失了。”

意大利民防部是主管防疫物资派发的主要部门,根据他们3月24日的一份公报,1月底意大利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已近2个月,2月20本土疫情爆发也已过去了1个多月,民防部一共派发了2013万4865只口罩给各大区,这只是意大利口罩月缺口的五分之一。然而总指挥官阿库里承认,这与实际的数字对不上。

《共和报》举例说明:民防部的记录显示,已向拉齐奥大区(以罗马为首府)派发总共30万只口罩(24万9600只外科口罩,44910只Ffp2医用口罩),然而该大区实际只收到5万5千只,而且都是意大利国内救急自产的口罩,似乎拉齐奥大区还看不太上它们,把它们称作”擦地板的布片“,认为它们起不到防护作用。伦巴第大区(以米兰为首府)主席更是把这种自产口罩称为卫生纸。民防部的资料显示,疫情最严重的伦巴第大区至今应该已经收到190万外科口罩和60万4520只医用口罩,而实际上他们只陆续收到40万5千只。

马尔凯大区疫情虽不比伦巴第大区严重,但在全意大利也可排在最严重的前几个大区之列。民防部的资料显示,他们已经向马尔凯大区派发了100多万只口罩,但实际上马尔凯大区一只也没收到。坎帕尼亚大区(那不勒斯为首府)为口罩之乱与罗马的中央政府发生了直接对峙,大区主席德卢卡收到3月24日民防部的物资数据之后,直接写了一封信给总理孔特 。因为民防部数据显示,已经派送19万5千只外科口罩,53万6000只意大利自产口罩,57640只医用口罩,然而德卢卡发现他们大区的库存几乎是空的。魔幻之处在于,3月25日这一内幕被多个大区披露之后,坎帕尼亚大区又神奇地受到了7万只医用口罩。

现在最大的麻烦在于,计算出实际缺口和追踪运送过程已经不太可能。口罩缺口每时每刻都在变化,还要把私人捐赠的数量考虑在内。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艾米利亚·罗马涅大区(博洛尼亚为首府)和托斯卡纳大区(佛罗伦萨为首府)官员都表示,他们收到的口罩数量是民防部数字的双倍。唯一一个与民防部数字吻合的大区是皮埃蒙特(都灵为首府),然而他们收到的1800只Ffp3口罩远远不足填满1万只的每日缺口。

到目前为止,意大利南方的疫情的确不比北方严重,但是南方各大区政府非常担忧,因为他们的确诊人数也在持续上升。南方的普利亚大区(巴里为首府)、坎帕尼亚大区、卡拉布里亚大区(雷焦·卡拉布里亚为首府)和西西里大区(巴勒莫为首府),都在抱怨中央政府忽略南方,因为他们收到的口罩数量远远低于实际缺口,普利亚收到1215只Ffp3口罩,但实际他们需要至少10万只。西西里在一个月内收到15万3千只外科口罩,但实际缺口是300万只。普利亚大区负责卫生部门安全的官员达尼·西沃表示,”大区的口罩缺口计算,是按照可能的感染人数计算的,不能只计算医护人员。“

普利亚大区主席艾米莉阿诺透露,”我们预订了8300万只口罩,但是得像个走私犯那样偷偷摸摸的,因为罗马方面会截下我们的,然后发给其他地区。“对此,民防部承诺,”此类事件不会再发生。各大区将拥有自行采购的权力。“

现在各大区的共识是,眼下的混乱有一个深层根源:意大利政府在防疫物资的储备上行动晚了。2003年Sars危机,意大利虽不是严重受灾国,但自那之后,他们也曾设立一个国家级别的防疫预案,并在2016年进行了更新。预案将防疫进程分成6个步骤,第一个步骤就要求相关部门”对现存防疫物资定期清点,并建成一个国家存量的资料库,并加强其他方面的技术支持,以第一时间对危机做出反应。“然而第一个步骤显然就没有做到。更糟糕的是,即便是1月31日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之后,这第一步骤还是没有做到。

意大利经济和财务部支持的电子采购服务公司Consip的采购计划3月9日不知为何喊停。3月11日全国经济活动停止之后,各个层面的负责部门:各大区、卫生部门、民防部全都开始自行其是。但这形成了一个毫无章法的蚁巢,其结果还不如一些外交妥协带来的口罩外交管用。

《共和报》的结论是:意大利浪费了时间。作为欧洲疫情爆发最早的国家,意大利原本可以在国际采购市场上获得更多先机,因为最开始还没有竞争对手与它抢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