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疫情亲历者:“封城”前一天病毒学家说服我去做了新冠检测

意大利疫情亲历者:“封城”前一天病毒学家说服我去做了新冠检测

新华社罗马3月16日电 埃里克·J·莱曼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住在意大利首都罗马。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暴发以来,他采写了很多新闻稿件。本月初一次米兰之行,给了他一个机会,去观察疫情对这座意大利北部城市的影响,但那次旅行也让他本人与病毒“擦肩而过”。

我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在从事新闻报道。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肆虐之际,我却因为接受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而成了一名新闻当事人。

本月初,我从罗马去米兰采访疫情。当时,意大利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已超过2000例,且绝大多数发生在米兰所在的北部地区。米兰附近十几个小城镇已被“封城”:未经允许,任何人都不得进入,城里的人不得外出。

3月1日,在意大利米兰,行人走过圣西罗球场。球场的一处标牌上显示AC米兰对热那亚的比赛推迟至5月13日进行。新华社/美联

第一次去是今年1月,天气还很寒冷,但米兰这座时尚之都显得充满活力和无畏精神。第二次再去,天气虽已转暖,这座城市却因疫情带来的恐惧而深受打击。街道几乎空无一人,游客无处可寻,许多商店关门歇业。我和当地人的每一次对话,都能感受到绝望情绪。

3月2日,在意大利米兰,一名女子戴着口罩搭乘地铁。新华社发(马斯科洛摄)

回到罗马的第三天,也就是3月6日,意大利所有20个大区都出现确诊病例,全国确诊病例接近5000。

那天,我醒来时嗓子有点疼。量了温,只比平时高了0.5摄氏度。我想,或许是劳累所致——自从今年1月下旬意大利出现首例感染以来,我就忙疯了。想到罗马所在的拉齐奥大区只有54例确诊病例,米兰又显得那么遥远,我决定多睡一会儿,然后照常工作。

3月7日,给我印象很深刻,因为当天拉齐奥大区主席尼古拉·津加雷蒂宣布,尽管没有症状,但他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已在家隔离。

那天下午,我采访了一位意大利顶级病毒学家,问他津加雷蒂是否过于谨慎。他坚定地告诉我:“不!”

我说自己也喉咙酸痛,已开始轻度咳嗽,体温也偏高。于是,这位病毒学家立即说服我去接受检测。

做新冠病毒的检测原来还挺容易。就是棉签在口腔内划过,接着再快速检查一温和血压。十分钟就完事了。大夫嘱咐我要在家待两三天,直到出结果为止。

这对已经居家工作的我没有太大影响,但让我在心理上感到被困住了。我发现,自己经常嫉妒地盯着窗外的行人。

3月8日,意大利总理孔特宣布了“封城”令,范围包括意大利北部许多地区,米兰也在其中。当天,全国确诊病例超过7000例。

3月9日,累计确诊数字升到了9000多例,孔特进一步宣布将“封城”范围扩大到全国。超过六千万人都会受影响。商店得在下午六点前关门。城市之间的交通受限。

这是3月8日在意大利伦巴第大区米兰中央火车站内拍摄的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新华社发(达尼埃莱·马斯科洛摄)

3月10日早上,我收到一条短信,让我联系医院。我立即抄起电话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护士找到我的档案后再次确认:“你需要我打开它吗?”

这是3月10日在意大利首都罗马拍摄的提前结束营业的餐馆。新华社发(阿尔贝托·林格利亚摄)

自从我去接受检测,家人和朋友就一直在关心我。我很快给每个人打了电话、发了消息,说我没事了。我立即跑到户外,享受伸展双腿的自由,享受洒在脸上的阳光。

次日,总理孔特宣布了更严格的措施:所有非必要的商店都得关门,任何人不得随意外出。

不过,至少我还健康着。(讲述者:埃里克·J·莱曼;文字记者:王子辰、陈占杰;视频记者:赵宇超、韩冲、王子辰;编辑:刘阳、唐志强;剪辑:刘宇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