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徐冬冬:真正的幸福不能向外寻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很重要

画家徐冬冬:真正的幸福不能向外寻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很重要

央广网北京6月24日消息(记者 蔡海若)采访约在早晨八点四十分,精确的时间,守时的艺术家。画家徐冬冬透露,采访后要马上赶回去,家里还有未完成的画。“凌晨五点起来泼彩,现在画儿正在画案上进行着化学反应,太湿太干都不行。画画也需要火候。”这个未满三十岁便由中国美术馆为其主办过个人作品展,到过世界各国实施“阳光与和谐的梦想”行为艺术,联合国收藏其画作的画家,年过半百了,脸上仍透着一股小伙子一样的干劲儿。

顺乎自然,大化顿悟,因我眼前的这条人生旅途上,还时常隐约地闪动着孔夫子和王阳明的影子。 ——徐冬冬于画集《心造境》书尾云

年少时期,徐冬冬来到上海,就读的小学邻近静安寺,他放学后常常在寺庙山门外游荡。那段日子里,他每天晚上都做跟佛有关的梦,如何剃度、念经之类的佛事。在梦里,他像一个小和尚,拿着一把大笤帚清扫院落,累了就在菩提树下席地而睡。这种梦整整做了三个月,后来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佛缘可能就尽了。”奇怪的是,对他人生道路影响很大的先贤,大都非僧即隐,如王维、倪云林、八大山人、石涛、弘仁、虚谷等。

徐冬冬回到北京后,医学世家出身的他,本可以像父母兄弟一样,走上理工或学医的路。在他北京的家中,房间里挂着徐悲鸿的鹅图和沈尹默的行书条幅。他人只将其作为墙上的装饰,他却一直盯着看,以至于看出了点名堂,并且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立志要做一名画家。这算是名门望族里出的一代“叛逆子”。

当时故宫开始对外开放,晾画时便举办相应的画展。徐冬冬在那里,见到了八大山人的画、倪云林的画、石涛的画、青藤的画……他不但看,还用心去欣赏,以致到了每天拎着饭盒到故宫绘画馆去临摹历代名画。那身形单薄的少年,常常背着沉重画具只身前往,一天画下来,量非常大,需要自备一个大盆用来涮笔,这种生活一过便是五年。在那里,他懂得了“心摩”二字,绘画是一种从“技”入“道”的过程。这便是他人生的初衷了。

在众人还在追梦的年纪,徐冬冬早已功成名就。越是走到高处的人,看到的越是待兴的景象,无奈,寂寥,他想要寻觅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学画的年纪里,徐冬冬梦想着要办自己的作品展。28岁时,中国美术馆在主大厅为其主办个人作品展,是国内青年画家第一人。

从事绘画的人,能成为国家认可的美术师,可谓荣光。徐冬冬29岁时,就获评了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再次刷新画坛记录。

1990年至1991年,文化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联合在10个省市为其主办大型巡回画展——《徐冬冬足迹》,规模之大,规格之高在国内尚属首次。

1997年起,他开始创作《阳光与和谐的梦想》大型行为艺术,足迹遍及亚、欧、美各国,全球1700多家图书馆、博物馆、艺术馆参与了这一创作。有人说,这是中国自明朝以来最大的一次民间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徐冬冬成为了“中外文化的架桥人”。

20多岁时,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看过他的传统意象绘画作品后,对他讲,若他顺着此路走下去,定成大家。

2003年,徐冬冬在人生的巅峰时刻急流勇退,归隐山林。他说,这是对人生的思考。

正值事业巅峰期,2003年起,徐冬冬却悄然隐逸。他在京东潮白河畔筑起一座园林——“云归处”,终日养花品茗,不问世事,过起了梅妻鹤子的隐居生活。问起这段时间在做什么,他答:“无非三样事,看书,作画,思考人生。”

徐冬冬分享了一件在“云归处”发生的趣事。有一年,他在外云游,正值牡丹盛开的时候,他家里的牡丹却齐齐含苞待放,只因主人未归家。回家后,傍晚,他走到庭院里,静静地凝视着牡丹。翌日清晨,再步入园中时,已是花开满园。他说,有牡丹陪其度日,是他人生之幸。“牡丹通人性。一花一世界,花也是有心的”。在那里,艺术家的心与花心相通了,这是一种缘分。

王守仁有曰:“你未看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聊到缘分,徐冬冬指了指笔者眼前的茶杯,“喝茶也有四种境界。人渴了需要喝茶,这属于自然境界;朋友们在一起品茶,不时地斗茶,比试茶品的贵贱,这属于功利境界;当人们品茗时,茶叶在水中翻滚,有虚有实,犹如一幅水中的山水画作,品茗者望着那上上下下浮动的茶叶,烦躁的内心归于平静,这属于哲学境界。然而,最高的境界,则是天地境界。”他接着说道,想象一下,如果此时此刻我们坐在窗前读书,面前放有一杯热水,闲适安逸,突然,窗外狂风大作,窗被一下子吹开,一片树叶恰好被吹进来,飘入到你的水杯里,你会怎样呢?笔者想了想,心里说,我应该会倒掉吧,这可是重度洁癖的自尊心呐。可画家说,如果是他,他就会喝下去,因为这是一种机缘,难能可贵,而这缘分正来自于天地境界。“大多数的人是属于前两种境界,能体会后两种境界的人,凤毛麟角。”

隐逸生活到去年告一段落,这十几年的隐居和重出江湖的背后,没有什么复杂的内幕,一切都归于机缘到了,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就在行进中了,这就是一种天命。

“创作一幅画要画许多层。为什么画到第四层还不停笔而要画第五层、第六层呢?犹如人生一样,总是要往向前走的。有时是明白的,有时也是不明白的。也许最不明白的时候是最明白的境界。”

徐冬冬说,成佛也会必定出现三个阶段、三种境界,世事无常,诸事无我和涅槃寂静。这三种境界是印度小乘教的基本要点,当流入中国,形成了中国的佛教——大乘教。也就是说,佛到了中国,要做菩萨,普度众生。这一点,很了不起。一己超度不是根本,万物超度才是目的。它直接地影响到中国的儒家,使得中国的理学昌盛了。同时,它也告诉了我们,宇宙也是有心的。由此而完善的中国“天人合一”的理论,对徐冬冬的影响很大。

57岁的徐冬冬,每天仍要站8小时,花大气力创作《四季》组画。画“春”时,春雨混彩泼洒,画“冬”时,干脆把大桶的雪浇在画上,放在外面冻上好久。很是有趣。

“画画不是目的,问道才是根本。我一直试图在中国的哲学里寻找着抽象的概念,使之成为我的绘画语言,从而创立中国抽象绘画流派,目的在于为我们的新型文化引入更多抽象思维的方式。”徐冬冬说。

梳理了徐冬冬画家的人生大事记,其实笔者真正感兴趣的不是那些荣耀印记,而是促成其发生的机缘,背后的曲折,介中的思索,以及顿悟的那一瞬间。

金钱、地位、权势等外在的东西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幸福。《哲学是什么》里有云:“真正的幸福不能向外去寻觅,她们只存在于我们的灵魂深处,她们是自由思想园地里所盛开的花朵。一个不关心自己的灵魂和思想的俗人,不可能真正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幸福。”

因此,我们要获得美德和幸福就必须要改造自己的灵魂,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去灌溉、去丰富内在的精神家园。

徐冬冬画家的抽象思想,源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来他到纽约生活,那里聚集了全世界超过六十万人的画家,纽约各大艺术馆展示来自全球的各大画派作品。“这座城市发达已久,各方面日趋成熟,但艺术却是鲜活而又灵动的,因为每一个到达纽约的艺术家,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他说。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动笔创作抽象绘画,当时影响我最多的是蒙德里安和克里,后来还有布洛克。朋友们说抽象绘画看不懂,这并不奇怪。因为西方抽象大师的作品并不反映我们的文化和我们生活的本身,我们画家也只能从色彩中、构图上以及美学上的趣味来欣赏,这一点来理解抽象绘画是远远不够的。我愿意在中国的哲学里来寻觅我们自身的抽象的概念,并用逻辑加以分析,成为我的绘画语言。这是我们中国元素的抽象绘画,是反映了我们自身的生活、文化以及未来的思考。”徐冬冬说,“而这种思考,是源于对中国传统意象绘画、西方印象绘画、抽象绘画的体会与实践。”

80年代末期,他在法国云游时,特别到塞纳河边访问莫奈创作《日落》的地点,去体会莫奈画画的情景。当太阳沉下去的那一刻,整个塞纳河水像红绸一样由远而近,那一瞬间,徐冬冬的眼睛突然湿润了,眼泪不自主地流了下来,他感到,这不是莫奈的画,而是莫奈的灵魂融进了大自然的变化之中,感动着一位来自中国的青年艺术家的内心。在那里,莫奈的灵魂与这位年轻人的灵魂悄悄相遇在这大自然的灵魂之中,随水而去。这种感动的心境,久久不能平复。

90年代初,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南京博物院举办徐冬冬巡回画展,徐冬冬被工作人员引到了不向外人开放的画库里,欣赏徐渭的《杂花图》长卷。观后问及感想,他答道:“满幅皆是泪。”他觉得自己的内心非常能懂得徐青藤的内心,这也源于少年时期他在故宫临摹古画时与古人的隔世心灵碰撞。赏画要懂得创作者的思想和灵魂,画家了不起的地方,就是要把灵魂融在笔墨里。

“心造境”是徐冬冬提出的艺术思想,经历了几十年,亦在变化。如今,“心”为宇宙,出自佛家,是出世境界,“造”通易,来自中国道家,是在出世与入世间,追求宇宙变化的忘我精神,而“境”却落在了儒家里,为他生活的点点滴滴。他就是在最普通的生活境界里,寻找着宇宙的真善美。

“纵观东西方文化各不同,西方文化讲究一分为二,为分析型思维,而东方文化合二为一,出技术。在新时期的世界文化里,讲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东西方文化会通的大的时代。作为一个画家,反映我们的思想,启蒙并号召这个社会在中华优秀文化里寻找着新型文化的产生,而这种文化的思维方式在于不同文化的会通上。这在21世纪中华文化进入世界时是万分重要的。”徐冬冬说。

写在后面的话: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在听F.Be.I的《万代传承》。悠扬的笛子和顿错的鼓点,很像徐冬冬画家的说话声音,也是一样有力,节制,又热忱。中国的禅宗强调的是将佛性与人性紧紧地融合在一起,指出人性就是佛性,“佛”不是别的,就是自己的本性。“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徐冬冬画家就是颇有慧根的智者,从“心造境”到天地间的哲学观转变,可以看出他是不一般的画家。画艺超群的他,清高,有自己的思想傲气,不刻意与时代为伍。他说:“做中国人挺好。搞艺术的人,根和文化脉络都在中国。” 作画四十余载,在这条路上,他都是按自己的心去走,正如他坐下接受采访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很重要。”

一部《余罪》让《家有儿女》里调皮捣蛋的刘星再次为大众喜欢,张一山的演技炸裂,非常带感。抛开戏中的角色,徐冬冬生活中也如戏中的角色那样静静伫立却被不少爱慕者垂涎,她的绯闻男友包括男演员蒲巴甲、尹子维,到篮球明星林书豪。

前日,电影《王牌逗王牌》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前夜举行了定档发布会,导演王晶携主演黄晓明、胡然、欧阳娜娜、徐冬冬、戚薇,毛俊杰亮相。很多粉丝也说,看到自己的女神徐冬冬发张越来越好,也由衷的为她高兴,希望在接下来可以拍更多的好作品。

照片中,徐冬冬高马尾飘洒,红唇极致艳丽,红衣深V吸睛。一双炫酷的科技感镜面太阳镜成整体焦点,看起来十足高冷女王架势。据了解,这是徐冬冬私下里很喜欢的太阳镜品牌,因佩戴惊艳出众诠释品牌定位,受到品牌方关注,并分享力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